2019年5月23日 星期四

上海频道: 钱塘江,你的样子很美

上海频道
上海频道 
钱塘江,你的样子很美
May 23rd 2019, 00:00, by 梁 子 文/图

  图为钱塘江夜景

  一不小心,竟有了零距离地接触——住处窗外,就是青葱少年时听说过的、遥不可及的钱塘江。

  钱塘江的样子很美。它的潮,它的春,它的雨,它的月,美的很有姿色,很有看点,很有韵味。

  潮,之于钱塘江,是中秋前后的一道景。观潮,是人们趋之若鹜的传统民俗活动,也是大自然馈赠的壮美景观。秋水共长天一色中,一条白线犹如万千匹良骥战马,齐头并进,飞奔而来。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由远及近,一堵两丈多高的水墙咆哮着,奔腾着,声音如同山崩地裂,大地为之震撼。诗人李白曾经以一首《横江词》极言钱塘江之潮:"海神东过恶风回,浪打天门石壁开。浙江八月何如此,涛如连山喷雪来"。浪打石壁,涛如喷雪,那是怎样的一种场景啊!尤其令人叹为观止的是,钱塘江大潮持续时间长,潮涨潮落频,白天有白天波澜壮阔的气势,晚上有晚上诗情画意的韵味,以至于人们看潮是一种震撼,听潮是一种乐趣,品潮是一种修炼。

  春,之于钱塘江,是一个日暖风轻的模样。距今七八百年前的"北方文雄"元好问,曾盛赞钱塘江一派春色:"雷峰塔畔登高望,见钱塘一派长江。潮水清,江潮漾,天边斜月,新雁两之行"。漫步江边,映入眼帘的是碧绿的柳树。柳枝细长,随风飘动。长长的芦苇,早已发出"兼葭"的新枝,轻柔地在微风中摇曳,阳光下发散着无限的墨绿。青蓝色的江水,静静地流淌,又像一面硕大无比的镜子,五彩斑斓地折射阳光的晖泽。江边的迎春花早已盛开,黄色的花仙子向路人挥手,弥漫出淡淡的清香。鸟儿们熬过严冬,终于可以舒心地和绿树共舞了。江两岸的城镇乡村里,数不清的风筝漫天飞舞,小有小的轻盈,大有大的稳重。风筝脸谱各异,姹紫嫣红,在空中张扬着一张张舒心的脸。一行又一行新雁飞过。那新雁,也已没有了元好问16岁时的"咏雁殉情"之作中:"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的嗟叹。新雁们,只愿意在钱塘江边感知春天,这也就够了。

  雨,之于钱塘江,是一种情境交融的美。人说"水希冀化成云,云渴望回到水,大约只是为了念旧"。南方好雨,杭州的雨,如江河、湖泊一样多。每个星期都要下场雨,已是一种气象意义上的节律。上午还是大太阳的天空,一阵风吹过,就阴云密布了;刚觉得天阴了,几朵乌云变浓,一会儿就会下起雨来。明媚的江水瞬间被雨雾所笼罩,就看不清水流,辨不清水色了。来来往往的轮船、轻舟,明显多了几分小心。雨中的钱塘江,少了几分豁达,多了许多朦胧;少了几分明丽,多了许多阴柔。细密的雨滴,在江中划出一道道骤然而落的轨迹,迅即融汇于江水,浩荡急流,以自己沧海一滴的作为,成就着滔滔东去的江水。现在,已经很难看到撑一把竹油伞漫步江堤的情境了,偶见人独自徘徊江岸,淋湿了小雨而不思归,那应该是多愁善感、心结郁多之人吧。2014年农历八月十八,13万中外游客齐聚海宁盐官,在滂沱大雨中观赏数年一遇的钱塘江"大潮",那场景、那潮头、那雨势、那激情,成为以后数年观潮之际,难以复制的人文景观。

  不久,就会远离钱塘江了。这是一种不期而遇。这是一次邂逅而行。闻听了奔腾的江潮,感悟了温暖的春色,浸润了婆娑的雨雾,欣赏了盈润的月色,江之春晓,其韵蕴华,能与钱塘江同吟一首诗吗?

You are receiving this email because you subscribed to this feed at blogtrottr.com. By using Blogtrottr, you agree to our policies, terms and conditions.

If you no longer wish to receive these emails, you can unsubscribe from this feed, or manage all your subscription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